2014.10月停止全职文更新。
2016.11月混迹欧美影视日剧圈
狛枝 粉
Masa 粉

默语窗笼

【全职/韩叶】不负君诺不负心(短篇,古风,称呼为雷点)


「古风

前世今生设定

称呼问题请勿纠结

ooc出没请谅解」


  “文清,你这宫殿真是亮堂啊。”一个韩文清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里响起。

  韩文清头也没抬,继续翻着奏折,边上站着霸图的宰相大人张新杰,瞥了一眼声音的来源,笑而不语,默默地退到了一边。殿内只留下了叶修和韩文清,一个改着奏折,一个带着古怪的笑意看着,偌大的空间里却没有显得清冷。

  “喂文清别不理人啊,我大老远一大早从嘉世国赶来你也好意思闭门谢客,还好小爷机智从后花园绕进来了。”叶修的声音在大殿里回荡,眼神一直落在韩文清身上,“还别说,霸图真是忙的会死人啊,啧啧啧,这么多奏折……日出了啊。”

  韩文清身边侧窗上的暗影已经渐渐散去,一抹耀眼的金黄正慢慢地爬上来,叶修看着,心里默默为霸图的事务繁忙而幸灾乐祸,觉得自己从嘉世偷偷跑出来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正确来说两人都是一方帝皇,性格上却是两个极端,如果说韩文清是个多么尽职的明君,那么叶修就完全是个不理政务的混蛋帝王。虽然在他的治理下天下太平,歌舞升平。

  不过人家是甩手掌柜,但他就完全是甩手皇帝。

  这不,被嘉世王朝的宰相陶轩架空了王位,被撵出了国门,将军大儿子被誉年轻有为的孙翔继位,消息很快传遍大江南北。

  而嘉世离霸图有着三江五湖之隔,叶修和韩文清的相遇简直就是上天在扯命运之线的时候不小心打了个瞌睡,两人的线越缠越紧,两个帝皇居然成了好友。

  游山玩水什么的已经是家常便饭,微服私访时两人也和约好了的一样,在江南泛舟会偶遇,连流连花街灯市都会撞上。

  如此,十年。

  “文清,你不吃饭吗?小爷快要饿死了……”坐在紫檀木做的椅子上,叶修不安分地四处打量着贵气十足的宫殿,目光停留最久的是韩文清身后的墙,似乎要从上面扒拉些什么下来。

  韩文清发现叶修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这个方向,他还不至于自恋到认为叶修是被他改奏折的样子迷住,身后的墙面的价值他也是知道的,上面的画是天下最著名画手画的龙凤呈祥图,上面还镶着几颗极小的却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放下笔的韩文清看到叶修一点一点地走近王座,一个健步坐在了龙椅上。

  这幅画面如果被霸图的大臣看到肯定要被气的吐血,与人共享王座的普天之下也就只有韩文清一人了。

  还没等韩文清说话叶修已经哇哇叫开了:“文清你这位置还真是冷啊真是高处不胜寒啊。”说完还哆嗦了一下,似乎是被韩文清这位置传来的寒意冻得不轻。韩文清皱了皱眉,向几乎已经是在看戏的张新杰打了个眼色,张新杰识趣地指着放在龙椅不远处放着的一条雪貂毛皮做的披风,和韩文清身上披着的十分相似,深黑色的底色上绣着精美的花纹,红线与金线的勾勒让整条披风显得高贵。

  对此韩文清只是黑了黑脸,看了一眼叶修之后只是拿过披风一把披在了他身上。

  “雪貂啊……”叶修摸着颈部围着的一圈毛,将自己裹的紧了些,“这料子,霸图真是有钱。文清如果你要黄金的话可以直接去嘉世国库里取,我不介意的。”

  韩文清无语地看着他,心想嘉世都把你赶出来了还真敢放大话啊。

  至于去嘉世取钱这回事,韩文清嗤之以鼻,没有叶修,嘉世什么都不算。

  不过现在打过去,嘉世绝对会落败。

  叶修忽然发现韩文清望着自己发呆:“怎么文清,被小爷迷住了?”

  韩文清选择性无视了叶修说的话,黑着脸说了句:

  “传御膳。”

  这回轮到叶修猛盯韩文清,霸图的菜,叶修可是眼馋的很。

  韩文清觉得叶修这种期待的目光莫名在那张嘲讽脸上有些可爱,然后又觉得有这种想法的自己绝对是太累了。

  “文清~”

  默默地将自己的视线移开,韩文清将叶修的眼神和夜明珠相比,发现此刻夜明珠如果会说话肯定已经在嘤嘤哭泣。

  于是端上早膳之后,韩文清吩咐下人多添了一副碗筷。

  于是那天早上韩文清是饿着肚子上早朝的。


﹉﹉﹉﹉﹉﹉﹉﹉﹉﹉﹉﹉﹉﹉

  韩文清此刻的脸色很不好看。

  平日里本就让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面庞此刻更是让人胆战心惊,一干臣子在下面战战兢兢,生怕韩文清一个声音就把人满门抄斩了。

  “当真?”韩文清问了一句。

  “千真万确。”这个时候敢说话的也只有张新杰,他的脸色也不是特别好,任谁知道自己的国家被人威胁“交人不战”脸色都不会好的哪里去。

  叶修来到霸图的消息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嘉世的新皇立刻在朝堂上发出了赶尽杀绝的通缉令,让维护叶修的人脸色立刻不好看了起来,而霸图这边的人更是人心惶惶,叶修出没的地点只有皇宫,消息这样都会走漏,除了宫里除了奸细这一可能,还有什么其他说法?

  “要战就战,嘉世?霸图何曾怕过!”

  一声令下,霸图就和失去叶修的嘉世展开了举世皆惊的战争。

  听到这个消息叶修笑了,躺在韩文清的龙床上笑得到处打滚。

  “文清啊……人帝皇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你这仗打的……哈哈哈,小爷还真是有价值啊,哈哈哈哈哈……”

  韩文清坐到床沿,冷哼了一声:“不想笑就别笑。”

  叶修收了声,严肃地望着韩文清:“文清,对嘉世,可以手下留情吗?”嘉世是他的心血,说实话,他真的没想过嘉世就这样葬送在自己离去之后,还是自己好友手里。

  韩文清听完难得笑了一声,这算是叶修第一次对他放低姿态吧,真可惜,是为了嘉世,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在遗憾什么:“我只知道向前,可不会手下留情。”

  叶修看似遗憾地叹了口气:“不愧是你啊。”

  “不过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韩文清心里闪过这样一句话,眼睛一暗。

  也许该考虑一下自己心情变化的原因了。


﹉﹉﹉﹉﹉﹉﹉﹉﹉﹉﹉﹉﹉﹉

  这是第一次韩文清发这么大的火,张新杰和韩文清半臣半友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怒火几乎可以烧干净全部所见之物的韩文清。

  张新杰叹了口气,叶修在霸图遇刺这点是他们的疏忽。

  那天宫殿上正在议战事,突然在韩文清背后的一个宫女掏出匕首就向韩文清刺去,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时一袭白衣就拦在韩文清身前,三尺匕首就这样刺破了叶修的腹部。

  韩文清当场震怒,习武多年的韩文清直接一掌击碎了宫女的天灵盖,之后一切都交给了混乱的臣子,扔下一句宣御医就抱着叶修回了寝宫。

  再然后,霸图大举入侵嘉世,新皇及其臣子被悬尸帝都城门,生灵涂炭,百姓叫苦连天。

  “文清……你这脸黑的……呵,墨水都滴出来了……”

  望着窗外飘雪的韩文清一惊,捏碎了双手所搭着的木窗边框,看着叶修一脸惨白还不忘调笑,心情放松了不少。

  走近叶修,苍白的唇色让韩文清已经稍缓的脸色又难看了不少,叶修本想说些什么,却发现韩文清双手覆上他的脸,神色认真的让从来没有见过这般韩文清的叶修有些狼狈地想避开。

  “叶修,我……”

  “文……”叶修正准备韩文清的话,因为直觉告诉他那不是他希望听到的,结果在韩文清凑近时闻到了让他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脸色是猛然惨白了几分,用仅有的力气推开了韩文清。

  “你……屠戮了嘉世?”叶修觉得他的喉咙十分干涩,声音嘶哑的不像是他的,他不会闻错,浓厚的血腥味里夹杂着嘉世皇宫里独有的迷迭香。

  去过嘉世皇宫的霸图皇帝能做什么?

  叶修不用细想也知道。

  惨笑一声,刚苏醒的叶修在韩文清有些惊恐的目光里再度昏迷。


﹉﹉﹉﹉﹉﹉﹉﹉﹉﹉﹉﹉﹉﹉

  叶修负伤却逃出了霸图,他一点也不想在这个遍布他嘉世子民之血的皇宫里呆着,一刻也不想。

  韩文清是知道的,但他只是看着叶修穿着他送予的外衣,从皇宫里逃脱,离开他的视线,脱离了他的国度,远离了他的土地。

  韩文清右手紧紧攥着,低着头,让人摸不清他的情绪。


﹉﹉﹉﹉﹉﹉﹉﹉﹉﹉﹉﹉﹉﹉

  一年后。

  在灭亡的嘉世王朝不远处突然建立了一个新兴的国度。

  据说这个王国的名字叫兴欣。

  据说这个国度的皇帝是嘉世的上一任帝皇叶修。

  据说这个国度的兴起速度远远超过几个大国。

  据说……

  这是只为针对霸图王朝而建立的国度。

  叶修再度坐上王座,相比嘉世,兴欣的龙椅虽然很简单,但是不失大气,叶修开始重用女官,兴欣的发展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天色已是暗沉,叶修却不顾阻拦,决定去散心。

  然而信步而走,叶修却来到了迷迭湖。

  嘉世的迷迭香的原料就是在这里产出的,叶修看着平静的湖面,面无表情。

  “叶修。”

  叶修转身,看见了十年如一日的身影。

  露出一个并不怎么好看的笑容,叶修慵懒地道:“好久不见,韩文清。”

  韩文清神色一暗。

  连名字,连称呼,都不能照旧了吗?

  韩文清觉得一年不见,眼前这个人没怎么变,还是那样的行事作风,只是,他们之间的裂痕,神仙难补。

  韩文清身上穿着的仍是一年前与叶修在霸图皇宫的外衣,与叶修身上的如出一辙,叶修看着那腾空而起的栩栩如生的金龙图案,一时间有些晃神,回过神来韩文清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叶修。”韩文清再度喊叶修的名字,叶修后退了两步,却被韩文清一把抱在了怀里。

  叶修一时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韩文清在亲吻他,从眉心,到眼睛,鼻尖,最后停留在嘴唇,两人温热的吐息相互交换,叶修眨了眨眼,眼睫毛轻轻地拂过韩文清的面颊,像是羽毛挠心。

  韩文清最后的吻落在叶修的嘴角,然后紧紧地拥抱他,将他靠在他肩膀上,叶修仿佛听见耳边韩文清清晰可闻的声音。

  “我想你了。”

韩文清没说出口,只是拿行动证明了。

  雪地里,身着相同色调衣物的两人静静地站了很久。

  “韩文清,我们不做朋友了吧。”

  韩文清明明知道叶修的下一句不会是他所期待的答案,却还是保持沉默地听着。

  “下辈子,我们做一世对手。”

  叶修似乎笑了一声:“你不准再喜欢上我。”

  “我也不会……”

  韩文清的嘴角上扬了一下,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为此再度活络,冷冻了一年的心被几句话融化,尽管他不是很满意。

  “我答应你。”韩文清听得到自己的声音有多坚定。

  叶修狠狠推开韩文清,脸上露出韩文清熟悉的玩世不恭的笑容。

  “这次你不能再毁约了。”

  “一定。”


﹉﹉﹉﹉﹉﹉﹉﹉﹉﹉﹉﹉﹉﹉

  兴欣最终还是在半年后对霸图发起了进攻。

  对兴欣不怎么看好的其余国家惊异地发现无论计谋还是兵马,兴欣与霸图的实力对比并不相差多少。

  最终结果。

  霸图惨胜。

  韩文清站在尸山血海里,卸了战甲,在霸图随风作响的军旗下方换上了一条暗色的披风。

  对面有人踏着不知是哪一方人马的尸体过来。

  这是叶修和韩文清在这次战役中第一次见面。

  两人的里衣都沾满鲜血,而外面的衣物仍是相似。

  仿佛什么都没变。

  叶修对着韩文清笑,是韩文清从未有过印象的明媚。

  韩文清也笑了,直至叶修一把战矛刺穿两人的身体。

  “同归于尽……还真不是……你的作风啊……”韩文清抚上叶修的头发,抱着叶修冰冷的身子向后倒去,深怕惊醒了怀里的人。

  叶修最终还是没狠下心,矛尖只深入了几分,却穿透了他自己。

  “说好的……不做朋友……韩文清……”

  韩文清握紧叶修的手,一如既往的声音说着:

  “一定。”


﹉﹉﹉﹉﹉﹉﹉﹉﹉﹉﹉﹉﹉﹉

  三日后,霸图帝皇韩文清重伤不愈驾崩。

  张新杰打点皇陵时看着韩文清身边的那条染血的衣袍笑了笑。

  那其实是在叶修来皇宫前蓝雨送来的,说是天下手艺最精的师傅给未来的霸图皇后的凤帔,上面纹着的是飞舞的凰。

  只是凤是用金线绣的,而凰是用红线绣的。

  “这也算是……了了你一桩心愿。”

  张新杰合上皇陵大门,看如今一片大好河山。


﹉﹉﹉﹉﹉﹉﹉﹉﹉﹉﹉﹉﹉﹉


  叶修退役了。

  韩文清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只想冲到叶修那里问个清楚。

  然而他只是对着镜头留下一句“我等你回来。”

  他的承诺,一定会实现。

  

  兴欣获得了冠军。

  霸图的粉丝们看着韩文清和开着嘲讽的叶修握手。

  “老韩,行啊!”


  晚上庆功宴上叶修偷偷溜了出去,却遇到了韩文清。

  叶修挑了挑眉,刚想说什么嘴就被堵上了。

  “老韩……这么想哥?”

  韩文清的回答是一个深深的舌吻。

  “我们做一辈子对手。”

  叶修闻言轻捶了一下韩文清的肩膀:“怎么?嫌哥这个对手腻味了?吃干抹净了想落跑了?”

  韩文清扛起了叶修,在叶修“卧槽老韩快放我下来”的呼喊声里将人塞进了车子。


  「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

  「一辈子,都是对手。」

  「我爱你,上辈子的事了」


【END】


﹉﹉﹉﹉﹉﹉﹉﹉﹉﹉﹉﹉﹉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烂尾

  只是看见了那个人有点感触

  除了抽烟和嘴欠,我觉得自己像叶修大大

  除了沉默寡言,那个人性格就像韩文清

  如果那人愿意和我做一世对手

  我想我所拥有,都会倾之如吐息

  

评论(6)
热度(29)

© 默语窗笼 | Powered by LOFTER